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昆明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无标题文档
昆明同志 门户 同志文学 同志小说 查看内容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导航 四川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会所 同志健康会所 广州资讯会所
中国同志导航 浙江同志会所 太原同志会所 贵阳同志会所 厦门同志会所 沈阳同志会所
郑州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论坛 昆明同志论坛 武汉同志会所 江苏同志导航
辽宁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香港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会所 广东同志会所

我和男友的五个中秋

2016-2-10 07: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510| 评论: 0

摘要: 暮然回首,我和男友就要过第五个中秋了,在感慨蓝颜已老的同时,也欣慰我们的携手而行。叶黄叶落,深圳四季满目的绿也是深了浅了的,叶子上灰去灰来雨飞扬的。那就说说我们的五个中秋吧。  第一秋。  那年的中秋 ...
无标题文档

暮然回首,我和男友就要过第五个中秋了,在感慨蓝颜已老的同时,也欣慰我们的携手而行。叶黄叶落,深圳四季满目的绿也是深了浅了的,叶子上灰去灰来雨飞扬的。那就说说我们的五个中秋吧。

  第一秋。

  那年的中秋,我认识我朋友才两个多月,从第一次见面上床也有七八次了。我从前说过讨厌他似乎很MAN的沙哑声音,也不喜欢那满脸象征青春的红痘痘,加上我对广东人先入为主的坏印象,这样说来我是不喜欢他,为此我对他一直存有戒心。

  可怜呀,上床那么久了他不知道我姓啥名谁,不知道我真正的籍贯,不知道我做的行业,不知道我在家排行老几,父母耄髭已否。可是,每跟他上一次床,我对他的好就多一份。他的声音渐渐的由曾志伟式成了张信哲式,听起来还算悦耳。他脸上的痘痘也一粒粒软化消失,甚至乎视而不见了,好象还透着点嫩的纯呢。他的“钵冬瓜”也钵得越来越象样了,偶尔的两句广味,就象早茶桌上的水晶饺,透出红红的虾仁,可爱!

  那年的中秋是在周六,那天我还是要上班。六点一下班,我就拎着早准备好的月饼、柚子出去了,又和他一起去超市买了些我们都爱吃的熟食,来到那家我们住了两个多月的旅店,要了我们一直住的那个房间,也是我们的初夜发生的那个房间——409,庆幸那不是419.后来当我们住进我们自己买的房子时,我朋友说,不敢相象当初怎么觉得409那么温馨,不就一个破电视,一盏破台灯,一个轰炸机一样的破空调吗?

  那晚我们象往日一样吃着熟食、水果,喝着果珍,看电视,然后做我们爱做的事,一起飞上天空摘星捧月。可那晚我说不想做,抱着他就好了。可因为一个星期没见了,还是很激情。但那晚我醒了好多次,我看到了窗帘密闭下外面的月光,朦胧白白的。而我朋友,却睡得很香,我的心很乱,很涩。

  第二天太阳很猛,日晒中空我们才在站台等车去大梅沙。人很多,但我们都找到了座位。我一直没吭声,然后接到了家里的电话,我朋友也看到了我眼湿湿的样子,还有我哽咽的声音。但他一直不好问。但我平静望向窗外时,太阳很好,热闹的人群,一切都那么欣悦,包括我身边的人。

  哦,记得我朋友问了我是否在跟我母亲通电话,我只嗯了一声,我觉得我该告诉他一些什么了。

  我望向窗外问他,我怕自己流泪:“我告诉你,我没有母亲了,你信吗?”

  “、、、、、、”他没有吭声。

  “是真的,三年前走了,可我一直接受不了现实。”

  “、、、、、、”他还是没有吭声,只是挨着我的手肘靠得我紧一些。

  又过了好一会,我说:“我也没有父亲,在我九岁年不在的。”

  那一刻我真的流泪了,当我很小心在擤鼻涕时,他抓住了我的一只手,握得很紧。

  到从大梅沙回来时,我们就直接回我的宿舍了,那是他第一次去到我的宿舍,一个环境好过旅店房间几倍的地方。可以用欣喜若狂来形容他那一刻的状态。

  从此,我们告别了409,然后在我的公司宿舍共同住了一年多。

  现在我们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409那个旅店,我们常常开玩笑,说在那里迷失了自己,在那里被人下药暗算了,才落到这样一个人手里。

  第二秋。

  那以后我朋友到蛇口去上班了,来我这里一趟来回要四十几元的车费,而且车途遥远,加上转车,来一次很不容易。因为他都是上早班,每次来了以后第二天五点钟就要起床回公司了。夏天还好,天也亮得早,晨凉希希的,怪也舒服。冬天就惨了,两个人在黎明前的黑暗里,站在瑟瑟寒风中,偶尔的拥抱,暗含几许眷恋。有时我送他到更远的地方,拎着早点追着汽车,好不容易递到他的手上。望着汽车远去,无奈和艰辛写满了一脸。

  有时我会突然远途去到他宿舍,躺在他床上等他下班,等着等着就睡着了。他回来时已是十点多了,匆匆洗澡完我们去找旅店,到入梦时已是凌晨两点了。五点钟,到我往回赶了。

  那段日子过得很幸福,因为我们都可能突然给对方惊喜,或是他突然收到我的快件,里面是我给他买的保暖内衣裤或是秋衣。或是他下晚班突然看到我睡在他床上的身影,他的舍友一脸的羡慕。我们每天通两次电话,哪怕只有一句话。

  那段日子也真的很辛苦,有时我跑到他那里时,已累得无力。

  记得有一次,我为等他走在南新路上,闷闷地,却又遭遇到扒手偷我的挂包。我一个急转身,手臂狠狠地打在了扒手的脸脖上,那人眼露凶光,我也只能不甘示弱,但心里真的那个怕。等我朋友来时,我把气全洒在他身上,一路不理会他,而且告诉他我另约了人,还说要回去。我一个人往前走,独自进了一食店,坐下。他有些心虚,很有些迟疑地跟在后面,迟迟地进来了,坐在我对面。

  “你进来干什么?那个位置不是给你的。”

  他有些尴尬,有些傻笑,笨笨地说:“谁敢来坐这个位,我揍他。”

  那时菜已上来了,都是他爱吃的:香辣虾,黄金骨。他笑了,笑得那么可爱,以至我直催他快吃,我们要回旅馆——我太想要他了。

  那年的中秋,又是一个周六夜。我还开玩笑,上帝对我们那么恩宠。

  周六一早我就去买了一根骨头,外加红萝卜、人参果、白果等,中午一起放入电瓦煲中自动煲汤。我朋友来时已是晚上六点半了。匆匆吃完饭我们就背着行囊坐上了往大梅沙的车子。行囊里都有些什么呢——一个大月饼、黑山葡萄、红苹果、布林,还有已勾兑好的红酒和酒杯,是我们日常用的玻璃杯,以及两包小蜡烛。


  那晚短途出游的人不少,长途却不多,司机趁此机会要卖猪仔。我和朋友为此打了两个投诉电话,硬是把偌大的一辆巴士当成了我们两的专车,直开到大梅沙,中途没上一个客。我们下车后大笑,想司机和那卖票小姐一定在骂:今晚真他妈倒霉,碰到两个刁民。

  沙滩上人头稀少,偶尔走过也是成对的男女恋人。

  我们选了块近水的沙滩,铺上天蓝色的垫布,然后用点燃的蜡烛围了一个圈。置身其中不觉得效果如何,十几步之远看来,真的好一副美景:紫的葡萄,红色的酒,艳红的月饼盒子,还有蓝色的天毯,黄黄跳动的火苗。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在做一件电影上能看到的镜头,所不同的是,电影里都是男女搂着肩坐在一起,而我们是两个男孩子在大快哚吲,是不是别有一番味道呢。

  然而,我朋友再没有耐性和我一同坐在那里享受别样的浪漫啦——每一对走过的恋人都在窃窃私语,目光中多了一份怪异。而且我居然听到有个男的禁不起他女友的抱怨便奚落我们说——看来

  “有什么好浪漫的,两个男的咋。”

  “可人家真的浪漫,过得开心呀。”那是女的说的。看来女孩子对于同性恋爱的观点比男孩还开通。

  可我朋友却很不好意思,他跳出了火圈,一个人在海边玩沙。我远眺前方灯明灯灭的货轮,脑海很堵。

  那晚很阴,月亮露了个脸就不见了,大有要下雨的意思。然后我们就坐车回蛇口了,到达时已是十二点钟了。

  那晚外面真的在下雨,照理旅馆里是听不到雨声的。但那晚我真的听到了水声,也许是隔壁或楼上浴室的水龙头关不紧,滴滴答答的。象在下雨,又不象,有择床习惯的我好不容易要睡了。

  这时我听到了母亲的声音:“崽呀,我好冷的,我怎么那么冷。”

  是母亲的声音,她象在自言自语,可又真的是在叫我。我起身看到,母亲躺在一个吭里,她浑身湿透了,我看到了她发紫的嘴唇,还有她望着我的目光。而雨,还在一直下,下得很大,我几乎没法睁开眼。

  我脱下衣服裹在母亲身上,但很快被风吹跑了。我急了,我站起来,四周一片黑暗,只有风雨飘摇。水珠一滴滴在母亲身边的泥土里溅起,我看到母亲无助的目光,目光里看到我十几年读书来母亲的付出,看到我们母子两从前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我还没有给母亲讲完一整部的《红楼梦》,母亲爱听的故事、、、、、、

  “天哪,谁来救救我,救救我妈?”我对天呼嚎。

  我哭了,我在大哭。

  这时,我被摇醒了,我朋友惊慌失措抱着我,被我刚才的哭声吓坏了。而我,已是泪流满面。

  不知几时,我又睡着了。

12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爱上我的帅气下铺室友-明子
 (一)  在聊天室里,我的名字叫做“扑火”。  碰见我的人,通常对我的名字会有三
短篇同志小说 和壮汉的基情故事
(1)  上次在局里的一个会议上碰上壮汉,壮汉基本上不显老。雄性激素旺盛的人,总是
同志小说:我抢了同居室友的BF
浩和我住在同一个寝室,然而,我和他似乎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里的人。我其实很早以
我和男友的五个中秋
暮然回首,我和男友就要过第五个中秋了,在感慨蓝颜已老的同时,也欣慰我们的携手而行
军同故事:我的第一次给了直男战友
“我不懂什么写作要领  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下来”  新兵连,地狱般日子。晨跑
军人同志小说:亲密班长
湖北的冬天,竟然这么冷。我们100多个新兵蛋子在营区操场上列队,等待首长分配我们去
短篇同志小说:激情小痞子
高一那年,我对滑旱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经常去工体附近的旱冰场。那时的旱冰鞋很简陋
同志小说:偷看我洗澡的小外甥
翔天,一个远房表姐的宝贝儿子。他还读小学时我见过一回,高中毕业后当兵两年,退伍后
中年同志小说:戈壁军熊
那一年,我被分往戈壁深处的一个连队。天!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啊;满地黄沙,只是在
同志小说:我要去搞基
我姓陈,因某大师说我五行缺水故名为淼,陈淼,戏称陈三水,江湖人称水哥。年方二十有
同志小说:三角志(三个男人的故事)
三角恋许是爱情中最惯见最无奈的形式。相爱本来就是一场无奈的牵扯。你爱我,我不爱你
军人同志小说:怎能遗忘
往往刻骨铭心的爱恋,通常,没有好结果。心里能装着一些时间带不走的悲伤,也是一种幸
同志小说:威海往事
序  高中的时候,苏芒并不是一个乖巧的学生,成绩中等,而且会经常无故旷课,给了几
同志小说:武汉故事
认识他的时候,刚和第二个BF分手。那是2002年4月。  一次吵架,朋友喊分手。  “
同志小说:我和张小帆的故事
作者:@休斯M  张小帆昨晚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  电话里人声嘈杂,有
同志小说:我走过的同志岁月
第一章 初次被摸  1998年通过关系我去了一家贸易公司工作,这个时期的贸易公司已经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会所 广同同志会所 广东同志论坛 东北同志会所 四川同志会所 河北同志会所 山东同志会所
香港同志会所 陕西同志会所 天津同志会所 甘肃同志会所 一同资讯会所 bf99同志交友 新疆同志论坛
一同资讯新闻 海南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青海同志会所 成都同志会所 江西同志会所 山东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朋友别哭租房 重庆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安徽同志会所 广西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湖南同志|武汉同志|江苏同志|上海同志|广东同志|香港同志|023gay网|昆明同志论坛.  

GMT+8, 2019-10-16 15:27 , Processed in 0.101263 second(s), 25 queries .

云南最大最全 昆明同志网!

© 2014-2015 昆明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