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云同 门户 生活 同志生活 查看内容

已婚直男难抵东北小伙色诱

2015-4-26 05:4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96| 评论: 0

摘要: 听他口述他的故事,就像看一部节奏平缓的小众艺术电影。他说:“生活总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跟你开玩笑,在我多年爱女人,结婚3年,女儿2岁时,遇到了一个同志,还跟他发生了肉体关系,维系了整整一年。后来又遇到了另 ...

听他口述他的故事,就像看一部节奏平缓的小众艺术电影。他说:“生活总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跟你开玩笑,在我多年爱女人,结婚3年,女儿2岁时,遇到了一个同志,还跟他发生了肉体关系,维系了整整一年。后来又遇到了另一个男人。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同志,但我从来不后悔,况且谁又能拒绝得了舒服呢!”


  我来自大西北的一个内地小城。我跟我身边同龄的许多男人一样,读书、打架、喝酒、工作、谈恋爱、跟自己喜爱的女人结婚,很快就有了一个长得很像我的精灵小女儿。在旁人眼里,我显然是非常幸福的,有一份让人羡慕、薪水优越的工作,妻子贤惠女儿可爱。可是在机关呆了多年后我实在无法容忍年复一年的枯燥生活,争取到了一个名额,抛下妻儿来到英伦留学。

  就是在英伦,我见识了同志,了解了同志,也跟同志有了瓜葛。

  一年后我们关系变质

  我们读研究生是两个人一间宿舍的,跟我同住的是东北来的一个帅小伙儿,眼睛有神,每天跑步,健身,人又风趣,能烧一手好吃的饭菜。在异国他乡,能吃上地道的中国菜可是很奢侈的享受,他不但三天两头纵容我的胃,还把我的脏衣服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我习惯了,从来不曾察觉有何异样,觉得这是很自然的同窗情谊。

  他有时候跟我去看电影,偶尔会碰触到我的肩膀、手臂;有时候他跟我开玩笑,说如果他是女的,我们就是一对了。我就呵呵笑他:可惜你不是祝英台啊。

  晚上睡觉,孤寂难耐时我经常自慰,满脑子想的都是我远在故乡的妻子。我有时候给他讲我的家庭,妻子,女儿,他总是微笑着听,从不乱插嘴。

  一年多下来,我们就像好哥们儿一样相处着(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他一如既往地给我烧菜、替我洗衣服。直到有一天,我们考完试,找了个酒吧去喝,我的酒量跟他的差不多,两人灌了好几瓶洋酒,都有些歪歪斜斜的,互相搀扶回到宿舍后,他替我脱衣服,喷着酒气说要给我洗澡,我迷迷糊糊地也答应了。


  我们俩脱得光溜溜,他用抹了沐浴露的手抚摸我,我觉得很舒服,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虽然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我:这好像有些不太合理,但谁又能拒绝舒服呢?我闭上眼睛,眼前时而晃着妻子的身影,时而是他的样子……他抱着我,用他的身体磨蹭着,我不由自主地抱着他,身体兴奋不已……后来我们滚到了床上,等后来酒醒后我记得我跟他发生了关系,是我进入的他。

  他站在我面前,像个罪人一样低着头对我说,他是同志,他从一开始就喜欢我,只是我不知道而已。他说他自慰的时候满脑子都想的是我——天哪,这一年多,我居然一无所知。

  有些尴尬,我不知道怎么处理。我这情况算不算是什么境遇性同性行为?好像是。我喜欢他吗?不讨厌,况且对于一个女人来讲,他条件不错——外貌俊秀,身体也很迷人性感。而且他很细心照顾我啊,再说了,我也觉得很舒服啊,也许我们算是相互需要吧。

  没有太多的讨论,我居然自然地接受了我们的新关系,平时我们是同学,晚上我们就睡在一起,两个男人做着本该是男女做的事情——等一年后我们毕业了,我还会回到我的故乡,继续跟我的妻儿一起。每次跟他做完的时候,我都会这样安慰自己。

  一年后,毕业了,他决定去加拿大发展,我则打算回国。

  我们最后一次做完,躺在床上聊天。他希望我能跟他一起过去。我说我有家庭,必须得回去。

  他沉默了很久,最后抱着我说:如果是我的错,我希望你回去能够再次过你原来的生活,希望你不要怨恨我干扰了你的生活。

  我笑着点头:希望你在那边有个好的发展,找到你心中的另一半。

  我们分手后,一直通电邮,偶尔通电话,断断续续地,得知他后来在一家大银行就职,再后来找到了一个当地的华裔,两人买了房子,养了一只可爱的拉布拉多犬,还知道他们周围有很多同志,都是一对一对的。他还给我发他们在一起聚会的情景,照片上的他们个个都喜气洋洋,特别快乐,有时候看得我酸酸的,如果我去了,就该是我跟他在一起。

  我遇到了“北方健壮”

  我回国了,因为一个机会,在另外的大城市就职一个外企。繁忙的工作让我暂时无暇顾及一些杂事,直到半年后,工作上了正轨,我突然发现心里有压抑以久的东西翻涌,那段日子,走在大街上我开始留意男子,看到帅的我开始多看几眼,会联想到跟我同学当初留学做爱的那些情景——我怎么了?我不是同志啊!我应该喜欢的是女人才对啊。

  更让我不安的是,我做性梦时,原来的对象都是女人,不知不觉地变成了男人,甚至我自慰时想的也是白天在大街上看到的帅哥

  我意识到不太对劲,开始压抑自己,拼命工作转移注意力,实在不行,就疯狂去大街上逛商店买衣服,衣服堆满了衣橱,还是不行,奇怪的念头顽强地往外冒,虽然那时候正是冬天,可这些念头跟春天的嫩芽一样疯狂生长着,紧紧缠绕在我的心头。

  我开始上同志网站聊天,聊来聊去,后来忍不住还去咖啡厅见了一两个人,但他们让我很失望,我聊了几句就告辞了。隔了两个月,我还是控制不住念头,一个深夜,陪客户喝了两支红酒后,我回到空荡荡的房子,寂寞和冲动充斥在心,我打开手提电脑,上网,跟一个网名叫做“北方健壮”的人聊了起来,越聊越有感觉。

  后来他说他找BF,问我是不是未婚。






  我说我已婚

  他沉默了,不理我了。仗着酒劲,我问他为啥不理我了,他说因为我已婚。

  我告诉他,我虽然已婚,但妻儿都不在身边,如果跟我做朋友,我肯定会对他好,但不会放弃我的家庭。

  他继续沉默着。越发激起了我的好奇,我问他,要不要见面,我感觉得到他肯定是我喜欢的人。当时已经是午夜两点了。对于我来说,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一切都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顺理成章了。

  结果我真的去了,见到了他,一瞬间我就觉得他是我喜欢的男子,看得出他也喜欢我。

  当晚我就留在了他那里,冷冷的冬夜,我们抱在一起温暖着对方。

  接下来好几天,我的脑子全是他的影子。到了周末,我不知道该不该打他电话。我犹豫不决之下,用了最传统的方式——抛硬币,连抛了三次,都是正面——老天支持我,见!

  我跟他开始交往,我们在一起三个月,很开心。像兄弟?像情人?还是像夫妻?我也想不明白。总之,我好像回到了初恋的时光,我们看电影、吃烛光西餐、逛街、漫步河边、在房子里做爱,我感觉我又回到了小伙子的年龄,他很温柔很有技巧地抚摸我全身,每次做爱都能让我感受到跟异性从没有过的幸福感觉。

  五一到了,妻子和女儿来探望我。他跟我约定在此期间不要联系,让我完全回归家庭。结果我发现事情悄悄在改变,面对妻子我**锐减,整个假期我只跟她做了一次,甚至这一次我也觉得有些勉强。妻子也感觉到了,委屈地问我是不是她不如以前有魅力了。我推说是自己累了,心里却晃的全是他的影子。

  在机场,当我松开抱着女儿的手,看着妻子她们走进安检,心里尽管有些不舍得,但竟然很不争气地觉得很快乐,一转身就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她们走了。

  当晚,我跟他都很激动,我坚持了很长时间,看着他在我身下很享受的神态,我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充满了满足和幸福感。

  如果没有变故,我想我跟他就这样维持现状过着,可是计划不如变化快,公司业务调动,我很快要被派回我故乡所在的省会。

  那几天,我们都避免提起我要走的事情,想把气氛变得轻松些,我们尽力地跟对方开着各种各样的玩笑,我说,give you some colour see see(给你点颜色看看),他就说heart flower angry open(心花怒放),我说,I miss do love(我想做爱),他就说no door(没门儿)。嘴里说着没门儿,我们却已经紧紧抱在了一起……末了,两人疲惫地躺在沙发上喘息着,他说他就像临刑前的囚犯,每顿饭都是米饭加肥肉,吃一顿少一顿了。

  走的头一个晚上,我们去吃东西,坐在餐厅里,轻松地聊天,开着玩笑,情绪看上去还算平和。

  “要是我一来这里就认识你,那多好!”我说。

  “结果都一样,迟早的问题。”他的回答出奇地冷静。

  “你能这样想,也对。”我觉得自己除了这样,再无更合适的应对了。“下次再见到你和你的新朋友,我不知道是应该替你高兴,还是酸酸的!”我笑着说,“但我还是希望你找到一个好人,不结婚的。两人在一起,吵吵闹闹也比一个人过着强!”

  他说:“那我也希望你找到一个跟你想法和情况一致的人,在顾及到家庭的同时,别委屈了自己的快乐,别忽视自己内心的需要。其实你不成为同志也不对,你那么喜欢穿衣打扮,还那么爱干净,都是同志的特质啊!”

  出了餐厅,我们沿着人行道,朝前走,沉默了半路。

  上了天桥,走到中央,四下无人。

  “吻一个吧。”他看着我。

  “还是这样,啪叽一下弄得人满嘴的口水!”他笑了,“不算,再来一次。”

  我们再次吻,半秒钟,分开。

  空旷的午夜,零星有车子急速飞驰而来,又急速飞驰而去,一如每一个相似的午夜。没有谁会留意到,两个男人在含笑故作轻松地道别。

  谁拒绝得了舒服?

  如今我回归了家庭,每天工作,带妻儿散步,看电视,享受着天伦之乐,有时候心里会想起这两段经历,我还是不能确定在我身上发生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管我是不是同志,但我毫不后悔这些经历——谁又能拒绝得了舒服呢?

  如果当初我未婚,会不会就去了加国,成为不折不扣的同志?

  如果还有下一段舒服,我会不会再次越轨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Archiver|云南同志  

GMT+8, 2020-8-15 13:07 , Processed in 0.065504 second(s), 22 queries .

第一同志门户 云南同志

© 2019-2021 云同.

返回顶部